大会新闻
让医生创业的梦想能够落地——从多点执业到自由执业的跨越
时间:2016-11-03

新医界(莫可林) 

纵观中国改革30多年,总有一些人走在了改革前面。医改领域也不例外,当行业主管还在不遗余力地推动医生多点执业时,有些医生已经奋不顾身地跳下海去,自己创业了。

 
医生创业在中国是一个新鲜事物。但对于国际通行的医疗体制格局来说,早已司空见惯。实际上在中国悠久的历史中,医生独立执业的现象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著名的医生扁鹊、华佗无不是以医生个人品牌的面貌留存青史的。
 
医生创业,离开体制的束缚,开办医院、诊所,既是医改进程的必然结果,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推动医改的进一步实施,同时也会让消费者受益。毕竟,以职业医生的身份出现在医疗市场中,更能让患者产生天然的信任感,这是一般以企业家为主体来运营的民营医院所不能媲美的。

 

 

为何在近几年会出现医生创业呢?主要推动力量有四个,一是医改让一些医生看到了摆脱体制束缚的希望和可能。二是消费者越来越追求生活质量让一些医生看到了更广阔的实现自我价值和获利的空间。三是互联网。尤其是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让一些医生具备了前所未有的实现梦想的手段和工具。四是社会资本。医疗作为最后一块也是壁垒高耸的特有资源集中地,其门槛的松动为资本运营提供了无限可能。
 

粗略分析,可以看出,当前医生创业主要向以下几个方向发展。

 

 
A

基于互联网营销的综合诊所

 

社区诊所或者个人诊所在国外遍地都是,但在国内,社区诊所具有公立属性,承担着公共医疗和基本医疗的功能。然而在多年的发展中,社区诊所原本的功能正在逐步削弱,陷入发展困境。实际上,参照国外医疗模式,社区诊所本应是分级诊疗体制中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一环。在国外,如果没有GP(general practitioner我们一般翻译为全科医生)所开具的转诊证明,患者是没办法去看专科医生或者入院治疗的。而在国内,由于大型医院门诊大量分流患者,造成大医院大小病通吃,疲于奔命,而社区医院无病可看的局面。这并非是因为患者愿意舍近求远,而是社区诊所基础医疗设施的陈旧落后和医生本身素养难以跟上患者要求所致。

 

 

医生创业开办综合诊所,同体制内的社区诊所有着根本上的不同。一方面,新型社区诊所不具有体制限制,更倾向于提升服务质量,比如网红医生于莺就说要打造“有温度的诊所”。以服务流程优化来为患者贴心服务,从而更能让患者产生信任感和依赖感。另一方面,新型社区诊所以品牌营销和资本运营为辅助营利手段,借助互联网的强大威力和社交媒体精准营销攻势去圈住消费者,促使自身具有强劲的造血功能,这和一般社区诊所等、靠、要完全不同。

 

 

B
医生集团

 

医生集团更像是中介服务业,虽然医生集团的创办人一般会极力撇清和中介服务业的关系。为何说医生集团类似于中介或者经纪公司,是因为这个特殊的经纪公司一头和医生签约,一头和医院签约。医生用技术为病人服务,集团为医生服务,与此同时,医生集团也在尝试开办新型诊所,诊所也是基于移动互联平台和其他科技因素,同传统的诊所没有太大关系。

 

 

 

C
移动互联医疗软件开发商

 

互联网+医疗在当前是热词,但也遭遇冰火两重天。一方面,消费者正在以前所未有之势转变消费观念和消费方式,医疗消费还远没有波及,但可以预见医疗健康服务也难以幸免。另一方面,互联网内容提供商一直在寻求机会进军移动医疗服务业,并且也做出了大量尝试,比如网上挂号、选择医生。包括各个医院推出的Apps等等。移动医疗服务业催生出巨大商机,所以一些医生伺机下海,以职业医生的优势进军移动医疗科技服务业,推出线上、线下无缝平滑对接的移动医疗服务。

 

 

D
为个性人群量身服务的高端私人医生

 

中国消费者对医疗健康服务业的需求正呈多样化、多层级发展。消费圈层的轮廓正在浮现。一些圈层的医疗健康需求要求个性化服务,而国内医疗体制还难以快速适应这些个性化服务需求,这让一些医生看到了商机——高端私人医生的职业应运而生。高端私人医生更像是私人健康顾问,管家式贴身服务,虽然这类人群总数不多,但消费能力却非普通人能比。
 
如果认真分析以上医生创业的类别,会发现基本具有三个共同特征,一是规模都不大,二是互联网化,三是极强的服务观念。医生创业改变了一般消费者对民营医疗的脸谱化感观,同时也让消费者看到了理想中诊所的样板,可以说医生创业所开办的社区诊所模型具有巨大的推广意义和市场价值。

 

 

但是,医生创业几年来,业界耳熟能详的仍然是那几个名字,并没有如火如荼地开展和普及起来,也让人看不到能够取代现今公立社区诊所的趋势和前景。其阻碍何在?
 
  1. 体制严重滞后。说到根上,其实还是体制改革问题。医生开办诊所,面临的不仅仅是卫生主管部门一家,而是千头万绪,工商、税务是基本的,同时还有环保、消防、规划、城管等等部门插手其中。从诊所选址到办理各种手续都面临重重困难。也就是说虽然国家在不断推动社会办医,但各种措施并没有真正落地,而且对小微诊所的开设,主管部门不是在鼓励和推动,而是在围堵和限制,这严重打击了医生创业的积极性,让医生望而却步。

  2. 职业本身的制约。医疗体制向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虽然国家大力推动社会办医,鼓励医生多点执业。但很多公立医院千方百计地阻止医生多点执业,更何况是自由执业。另一方面,医生的规培制度和医院分级制度事实上形成对医生的执业限制,造成很多医生不敢也没有利益驱动到医生创办的诊所工作。

  3. 社会保险的阻碍。一个医保不能报销就把公立社区诊所和私立社区诊所完全区分开,即使新型社区诊所不完全是为有钱人看病,更多是为中产或普通消费者服务的,也遭遇到类似的医保壁垒。

  4. 资本合作人。很多人以为钱是大问题,实际上资本的望而却步并非因为投资人看不到前景,而仍然是因为体制的束缚和阻碍。

 
说到底,对于医生创业这一新现象,作为医疗主管部门和医改的高层设计者应该从“一切为患者利益”为中心点出发,鼓励和推动医生创业,为医生创业大力扫除各种阻碍,营造一片有利于医生创业的肥沃土壤,让医生创业的梦想能够真正落地,因为医生创业和自由执业是未来中国医疗市场能够健康发展的希望所在。
 

Copyright © 2016 Shanghai Corey Exhibition Servic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