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会新闻
丁香园慢悠悠开诊所,却悄然涉水医疗大数据
时间:2016-09-23

丁香园慢悠悠开诊所,却悄然涉水医疗大数据

 

640

文|罗本拉了个灯

7月26日,丁香园第二家自建的线下诊所就开业了——距离第一家已经过去了半年多。这样的速度,在实体医疗行业还算正常。但对于被贴上“互联网医疗”标签的丁香园,不像是一条高可复制性、低边际成本的业务线。

丁香园创始人李天天承认了这一点——但他没有退路。

这家中国最大的面向专业医生的综合医学平台,已经不满足于BBS和网站形态。为了获得更多的用户、更高的估值,它必须迎向移动互联网市场。也正是获得腾讯战略投资之后,丁香园从医生群体转向患者群体,从疾病、用药信息转向健康生活方式,从有专业门槛内容转向科普甚至常识内容。

李天天将其称为的ICE战略,也就是从信息(Information)功能,转向在此之上的交流(Communication),以及金字塔尖的互动(Engagement)。“交流”对应的是患者就医决策时的“查”和“问”,分别由丁香园两款2C产品——丁香医生、来问医生予以满足。

首谈CTO离职:不能靠爆款产品带公司发展

有点不巧。

这两款2C产品的负责人——丁香园CTO冯大辉在本周一(18日)被传出即将离职。这位高调的资深IT人在其个人微信公众号“小道消息”上回应说:“这个事情虽然公司尚未对外宣布,但内部邮件已经被人披露到媒体,演变成公开事件,对我非常不利……”

李天天在淡化冯大辉即将离职对丁香园2C业务的影响。

他说,2C业务是由具体产品部门的同学负责运营,而冯大辉参与了产品设计、功能开发,是在方向上把关。而且,2C业务的服务质量、运营过程需要医学背景的支持,纯互联网思维不一定搞得定。另据丁香园知情人士透露,丁香诊所由丁香园CEO张进亲自负责,并非由冯大辉管理。张进曾在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神经内科工作。

“我们内部提的是,整个公司不能靠一两款爆款产品带动公司发展,公司要靠策略、战略思考、方向定位。”李天天说。

虽然同处互联网医疗行业,但他特地提到丁香园和BAT的区别。阿里巴巴、百度都是期待用一两款爆款产品,就改变、颠覆整个医疗行业,结果大家都看到了。今年以来,阿里健康陷入药品监管码风波而不得不砍掉这一核心业务收入,百度更是因魏则西事件面临多个国家部委的问责。

医生问答是为大数据铺垫?

李天天所说的“互联网医疗生态”,意味着2B、2C业务需要有更高的协同性。丁香诊所的开张带来了一个数据闭环:信息查询——诊前评测——智能查询——自主预约——诊所互动——诊后随访——病历查询——长期管理——患者教育——科普知识——信息查询。

至此,丁香园的医疗大数据“野心”浮出水面。

相对于那几家耳熟能详的在线“轻问诊”平台,神经内科医生出身的董事长李天天,再次让“医学”凌驾于“互联网”之上。他拒绝靠刷地铁广告、扫码送礼品吸引C端用户流量,并在多轮融资中不与投资机构签署业绩对赌协议。这确保公司高管团队对公司的强把控力,以及在此次移动医疗“资本寒冬”中更少受波及。

对丁香园投资人更重要的是,丁香园的2B业务一直是盈利的。在2B业务这头“现金牛”身上,数据挖掘本身起到了关键作用。丁香园的用户行为数据(主要是医生)被用来设计成产品和服务,提供给制药企业、医疗器械公司,帮它们了解医生偏好——丁香园声称不向服务对象提供原始数据,只提供群组性分布。

李天天举例说,通过付费服务,这些医药、医械企业可以知道,在过去两个星期内,江浙沪肿瘤的主治医师,搜索了多少关键词、查询了多少文章、每篇文章看了多久——这相当于做了一次全国范围的市场推广调查。如果服务对象发现东北医生对产品的接触度不高,可以更精准地在该细分市场、人群开展营销。

现在,将2B业务的数据挖掘拓展到2C业务,成为丁香园战略层面的长期目标。

丁香医生App藏着一个智能机器人,类似于医疗版Siri(苹果公司的智能语音机器人),目前主要起到智能分诊功能。而被视为高仿果壳网“分答”的“来问医生”,则被赋予积累“高质量医生数据”的使命。这些数据,最终会在丁香园的“大脑”里被提炼出更高价值的数据。

医疗大数据之路的挑战

丁香园不是第一家想做患者端医疗大数据挖掘的公司。

仅在丁香园总部所在地杭州,就有一家进行“智能预诊”的大数据公司半个医生。同样是基于决策树进行搜索,由患者主动在系统自动罗列出的症状进行选择,并被反馈相关疾病信息。

酷爱把玩医疗级智能硬件的李天天坚信,患者的常见症状会被穷尽:每个疾病被整理为300多个问题。比如,智能机器人先询问患者是“儿童”还是“成人”,再罗列出头痛、咳嗽、发热、呕吐、背痛、胸痛、腹痛等常见症状。而丁香诊所关注的恰恰是这些常见病、慢性病。

遗憾的是,由于C端用户对预诊缺乏付费意愿和能力,包括“半个医生”在内的多家公司都在调整业务线。

另外,在数据来源方面,丁香园同样面临相关部门对“在线诊疗”的严厉监管。今年以来,多地卫计委发文,禁止医生在商业机构(含互联网平台)提供付费诊疗服务。受此影响,“来问医生”“丁香医生”业务只能局限于(至少公开声称如此)患者教育、在线咨询。

尽管丁香诊所已经与邵逸夫医院、浙医二院等公立三甲医院开展转诊合作,但按照李天天的话说,距离“系统级对接还有相当长时间”。这使得,除非患者专门将公立医院的电子病历打印出来,再带到丁香诊所交给专人重新录入,否则,丁香园将很难导入单个患者的完整数据。

如果没有医院数据,而丁香园平台上的医生只能回答诸如“服药注意事项”“健康小贴士”等无关痛痒的问题,而不能直接告诉患者“可能得了什么病”(诊疗权)、“需要服用什么药”(处方权),那么这些所谓的“医疗数据”并没有太多价值——在完整性、颗粒度、真实度上大打折扣。

为了攻克这些难题,丁香园的数据团队正在筹建中。但由CEO张进暂时接手的2C业务,如果要推进数据挖掘,将面临更大困难。首先,虽然技术出身的范凯接了冯大辉CTO的班,但范凯的专业背景是JAVA(一种计算机编程语言)而非数据工程。其次,丁香园在拉勾网上的“数据研发工程师”的月薪开价仅为9k-18k(9000-18000元),而职责却要涵盖大数据系统平台与应用的设计、开发、维护,李天天也尴尬地笑称“需要改进”。

Copyright © 2016 Shanghai Corey Exhibition Servic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